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语言选择:中文简体
首页>专业研究>详细信息
01
《人囧》诉《泰囧》之“囧权”官司及反思
来源:  点击次数:1990  作者:

作者:黄坚明 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近日,电影娱乐界很轰动事件之一就是电影《人在囧途》(以下简称:《人囧》)的片方武汉×旗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在北京突然宣布228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该公司提起的“不正当竞争及著作权侵权之诉”,被告正是《人再囧途之泰囧》(下称:《泰囧》)的片方——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北京影艺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而据报道索赔金额或达一亿元人民币。因牵涉《泰囧》、《人囧》、一亿元索赔金额等热点话题,更涉及徐铮、王宝强、黄渤等高知名度的明星人物,此事件一发生就引起电影娱乐界、法律界等众多社会人士关注,相关媒体也争相报道,使得《泰囧》《人囧》“火爆相撞”事件想不轰动都难。作为一名专业法律人士,笔者从案件是否是娱乐事件,是否构成法律上之侵权行为、诉讼策略,以及法律风险之防范等角度提出如下几点分析和见解,供各位大家批评和斧正,具体如下:

一、《人囧》诉《泰囧》案绝非纯粹娱乐圈事件

毕竟《人囧》诉《泰囧》之囧权官司属于娱乐圈的事件,而娱乐圈的娱乐事件数不胜数,如《阿凡达》狂热上映时,中国某作家就曾诉《阿凡达》八成抄袭,并索赔10亿元,但该10亿元官司的诉讼费是否已实际缴付至法官(数额不小),该官司是否真实立案,现在法院是否已经做出一审判决,笔者均无法从媒体上查询到后续报道。对《人囧》诉《泰囧》事件,众多网友质疑是原告《人囧》方蓄意炒作,核心理由包括:一是在《泰囧》宣传推广、上映时不起诉,而是偏偏等到《泰囧》创高票房收入时才起诉,明显是“眼红”想分一杯羹;二是炒作此事件,为原告后续的《人在囧途2》作最好的前期炒作、宣传和上映铺垫。对此,笔者还认为,此事件还无法排除是《人囧》和《泰囧》联合上演双簧戏之可能,毕竟被告光线影业老总王长田关于《人在囧途3》将于2014年与观众见面的言论已见诸媒体,而原告的《人在囧途2》也已获批,《人在囧途2》和被告的《人在囧途3》两部电影既可以是利益冲突方,也可以是可制造持续性热点新闻事件的好双簧。

笔者在《泰囧》上映前许久就看过《人囧》这部电影,现综合上述《人囧》和《泰囧》两部电影作品的核心事实,以及近期媒体上关于《人囧》诉《泰囧》的核心事实,笔者认为:《人囧》诉《泰囧》“不正当竞争及著作权侵权之诉”之事件,应非娱乐圈自我炒作事件的可能性更大些,主要理由包括:一是该事件涉及的权益重大,难以协调,为防范被告持续侵犯《人囧》利益,原告提起诉讼当然是选项之一;二是事实和法律依据充足,原告在法律上占上风,且潜在的诉讼收益十分可观;三是从商业角度考虑,原告主动出击,提起诉讼可将《人在囧途2》和被告的《人在囧途3》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点,保证其利益的最大化。

既然是非纯粹的娱乐圈事件,笔者有意在法律上对《人囧》诉《泰囧》“不正当竞争及著作权侵权之诉”之案件在法律上进行更详细的剖析和解读。

二、《泰囧》是否对《人囧》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

首先,需要明确的争议焦点之一是:原告对《人在囧途》之片名及电影是否享有版权,是否享有著作权。笔者认为,原告对《人囧》之片名及《人囧》电影作品享有著作权是确凿无疑的。是否享有著作权最核心的判断标准是是否具有独创性,著作权法上的独创性要求并不高。笔者认为,中国第一烟标案之“五朵金花”,金庸名下之“杨七公”,007电影系列之“007”,知名动画片之“喜羊羊”,周星弛主演之电影片名“长江七号”均可满足著作权法之独创性要求,其著作权人对上述名称均享有著作权,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回到《人囧》诉《泰囧》案件,案件争议焦点之一就是《人再囧途之泰囧》之片名是否侵犯了《人囧》之片名的著作权。笔者认为:《泰囧》毫无疑问侵犯了《人囧》之片名的著作权,核心理由包括:一、从普通消费者角度分析,众多消费者想当然地认定《泰囧》就是《人囧》之续集、第二部、升级版等同一影视公司出品的电影作品,这点是不以《泰囧》之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二、就独创性而言,《泰囧》之“人再囧途”,与《人囧》之“人在囧途”,仅存在一字之差,且不存在著作权法上的独创性或新颖性,毫无疑问属于对《人在囧途》片名作品之篡改;三、参照商标侵权之认定标准,在相同或相似领域使用相同或相似商标标志之行为构成侵权,本案是相同领域(电影)相同作品(喜剧电影)相同用途(电影片名)之相似作品(一字之差)。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泰囧》侵犯了《人囧》之片名著作权。

其次,《泰囧》电影作品是否侵权了《人囧》电影作品的著作权。原告《人囧》方认为:将《人在囧途》与《人再囧途之泰囧》两部电影进行的比对中清晰地发现,无论从电影名称、构思、情节、故事、主题还是台词等N处,两部电影实质相同或相似。笔者认为,《泰囧》和《人囧》在故事、主题等方面还是存在显著性的区别,不能轻易得出涉案行为构成侵权的结论,具体分析如下:

其一,《人囧》反映的最核心社会背景是“春运囧事”,包括乘飞机难、坐汽车难、乘火车难、买关系票、交通无比拥挤、住宿贵等社会热点民生问题,当然,影片还蕴含农民工讨薪难的社会热点;而《泰囧》最核心的社会背景是高科技(石油垄断背景下的石油节能创新)、股东纠纷、手机病毒、商业机密、人性之爱情、家庭和金钱之冲突、出国旅游之黑幕、环保等社会难题。两部电影作品的社会背景显著不同。

其二,从普通消费者角度分析(笔者、笔者周边的朋友就是普通的电影消费者),就整体而言,《人囧》和《泰囧》可能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但两者之间迥异之处相当多。而大家熟悉的赵本山之《乡村爱情1》和《乡村爱情2》之乡村爱情故事系,从乡村爱情系列之主创人员、故事背景、主题、故事衔接等因素分析,无须详细分析,普通观众都可以轻易判断该系列剧是同一电视剧制作人出品的系列作品。简而言之,《人囧》和《泰囧》相比,“异”大于“同”。

其三,《泰囧》电影作品,具有相当浓重的《泰囧》特色,不管是制作方,还是电影界、娱乐界、媒体界,都将《人再囧途之泰囧》电影作品聚揉为“《泰囧》”,而非聚焦为“《人囧2》”。毕竟,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最后,关于《泰囧》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侵犯《人囧》合法权益的问题,笔者的观点是《泰囧》的涉案行为构成侵权,理由如下:

其一,应重点保护创作者的权益,而非“搭便车”者的权益。《人囧》片名具有显著的独创性,而一字只改的“人再囧途”创新性很低。两者相比,应重点保护原告《人囧》方的合法权益。

其二,《泰囧》是否有主观侵权之故意。笔者猜测,《泰囧》之所以采用《人再囧途之泰囧》之片名,其考量点应包括:一是主演人员徐铮、王宝强是《人囧》中主创演员;二是《人囧》积累了相当的人气和美誉度,“搭便车”行为可带来可观收益;三是可能会招致相应的诉讼纠纷,也可能不招致;四是综合考虑国内著作权保护力度不够,违法成本低,即便最终被其他人告了,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也不会很高,该“搭便车”行为就是有利可图的买卖。

其三,《泰囧》是否具有持续不正当竞争之主观故意。熟悉电影的人知道,007系列的电影作品数量相当多,笔者根本就没有看完。周星驰偶尔来拍摄一部009的电影,从鼓励创新的角度,从考虑不同国籍著作权维权成本相当高的角度,从从宽执法的角度分析,我们可以认定“009”电影没有侵犯“007”作品的著作权。但本事件中的情况是,《人囧》上映完后,被告方就出品、上映了《人再囧途之泰囧》;《人囧》方刚获得有关政府部门审批完毕,可拍摄《人在囧途2》,被告方就放出要拍摄《人在囧途3》的言论,这不是有意破坏电影市场秩序的违法行为吗?显然,笔者认为,《泰囧》有持续不正当竞争之主观故意。

综合上述分析,笔者的观点是:被告《泰囧》方的涉案行为应当构成侵权,但具体电影内容方面是否构成侵权,仍有待商榷,且鉴于证据材料的欠缺,笔者很难做出很准确的判断。

最后,关于索赔金额的问题,《人囧》诉《泰囧》事件之所以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索赔金额高也是一个关键因素。客观地说,原告《人囧》方很难论证《泰囧》方应支付多少侵权赔偿款给原告。毕竟,不能说《泰囧》取得高票房了,就应支付一定比例的票房收益给《人囧》方面,而《人囧》早已上映完毕,《泰囧》方的涉案行为并没有直接损害《人囧》的票房收益,也无法用证据证明《人囧》给《泰囧》直接带来额外的票房收益。若法院真支持《人囧》方的诉讼请求,认定《泰囧》构成侵权,但具体赔偿多少数额合适,这仍是很难说清楚的问题,最终的数额还是要看法官的智慧了。

三、《人囧》诉《泰囧》事件之诉讼策略分析及法律风险防范之反思

首先,笔者关注的问题是原告《人囧》方的诉讼策略问题。毫无疑问,原告提起诉讼要求《泰囧》赔偿是当然之举,选择起诉时机也应予以肯定。至于网友所评价的上映前不起诉,上映时不起诉,就等《泰囧》获得高票房、高利润时才起诉,总觉得《人囧》方是趁火打劫乘机“分羹”的非道德行为,但该观点忽略了一个最根本性的问题,著作权等知识产权是一种类似于物权的对世权,作品一旦创作完成,任何人都负有不侵犯其知识产权之义务;至于权利人是否起诉、何时起诉、以何种方式维护其知识产权,可完全属于权利人的自己事情,他人无权以此为由对著作权人进行谴责、责难。

但笔者认为,《人囧》在知识产权保护、诉讼策略方面还是存在重大缺憾的。举个例子来说明吧,大约在2001年,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已热播了,笔者不清楚其片方当时是否将该片名申请商标,但电影版《将爱情进行到底》上映时,宣传资料中已将“将爱”标明为注册商标,并在宣传、推广活动以显著的方式予以公开适用,可见其片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之强。但笔者写此文时,专门查询一下《人在囧途》片名是否被注册为商标,结果是《人囧》方并没有将其申请注册为商标,而是有企业将其注册为第5类的商标。退一步来说,即便《人囧》上映前没有申请注册商标,电影热播赢得高票房后,理应将片名注册为商标;再退一步来说,《泰囧》大规模推广、宣传时,或者是《泰囧》赢得高票房后,此时更没有任何理由不将自己的片名申请注册为商标,申请注册为商标后再提起涉案行为之诉,本案将处于更主动、更有利的地位。须知,就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而言,商标权保护力度应强于著作权;即便不强于,《泰囧》方多一个商标侵权情节,其侵权的代价将沉重很多,而原告潜在的诉讼收益将高很多。

其次,从《泰囧》方面考虑,导演、主演徐铮、王宝强都是《人囧》方的主创,片方可以强调该片与《人囧》具有某种特殊关系的“搭便车”行为。例如,好几部电视剧就强调自己是的《雪豹》姐妹篇(不清楚与《雪豹》是否是同一影视公司出品的作品),或者是以显著方式表明主演在《雪豹》中扮演了角色。但本案涉案情况却是《泰囧》直接引用别人的片名,并进行一字只改的所谓“创意”,以规避必要的诉讼法律风险。但从现在的情形看,这样的做法肯定不是神来之举;现在不敢正面回应《人囧》的诉讼,也许也是无奈之举。也许江湖都是这样的,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还多还少而已。现在《泰囧》热卖了,偿还的代价自然要高些!

任何人都应遵纪守法,否则就可能为其侵权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张伟平和张艺谋都承认《三枪》很烂,但根据媒体的报道,该片剧本版权的费用就高达500万美金。央视面子够大,仅仅支付1块钱版权费就获得《笑傲江湖》电视剧的改编、拍摄的权利,但获得授权却是央视实实在在的义务,不管实际的版权费是多少,并不敢侵权拍摄。苹果公司可谓如日中天,势不可挡,但就为简单的四个字母“IPAD”商标付出了6500万元美金的代价。南宁某大型国有烟草公司为“天高几许问真龙”的广告支付了上千万元的相关费用,最终却发现其并没有获得该广告语的版权,现在该广告语就销声匿迹了,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笔者办理过一起国有大型企业侵犯著作权的案件,大型国企未和著作权人签订人任何书面授权协议就大规模地使用著作权人持有著作权的电梯商标作品,商评委也作出了涉案商标因侵权而被撤销的裁定,现在该官司的后续诉讼仍在进行中,且已涉及上市公司,诉讼规模在扩大。

最后,笔者想讨论一点,《人囧》与徐铮、王宝强等主演订立合同时,是否可以约定类似于“同业禁止”的条款,约定一定期限内禁止主床演员主演、参演类似题材、类似的、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相关电影作品。明星访谈中明星们都经常提到要挑战新类型的作品,如演反面人物多了,就想演正面人物了,演功夫片多了,就想演文艺、爱情片,这背后是否会有合同约定限制的因素在内,笔者的观点是完全有可能。可以说,徐铮、王宝强太熟悉《人囧》了,创作出类似风格的电影那是自然不过的结局,要避免相关电影作品出现冲突,在法律上有所筹划也是应然之举。《泰囧》热卖了,但要被告人都割一块肉出去,想必都是被告们很不情愿面对的痛苦事。

《泰囧》热卖了,高票房来了,高利润来了,续集也在准备中,而官司也就跟进了。当然,《人囧》不至于愚蠢到《泰囧》未上映前就起诉;放映中提起诉讼或禁止其继续播放,也不符合《人囧》作品利益的最大化。至于《人囧》诉《泰囧》案件最终如何结尾,那就要有待法院的判决或当事人的法律智慧了。但可以明确,《人囧》和《泰囧》都不是赢家,在法律风险方面都有调升的空间和必要。

 

分享到:
上一篇:从邱兴华案的审判审视中国程序正义的缺失
下一篇: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机制的中国进程
粤ICP备05137828号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  预约电话:020-3781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