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语言选择:中文简体
首页>新闻采访>详细信息
01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杰臻律师接受《方圆》法治人物杂志采访
来源:  点击次数:683  作者:

 

       20203月中旬,我所合伙人吴杰臻律师接受了《方圆》法治人物杂志的采访:婚姻中谈感情,离婚时讲法律。《方圆》杂志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法治新闻周刊,是业内高品质、高规格的权威读物,密切关注中国法治进程的重要人物。以下是该次采访全文:

    “不离婚时就说孩子需要妈妈,离婚时,又说妈妈没能力抚养孩子?”

    “钱都是我赚的,家都是我养的,你们俩吃我的,住我的,还有脸说!”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主任吴杰臻,在微博中写下的这段有关离婚之后谁最适合带孩子的对话,引起了数百万粉丝的关注。

    离婚案件里的恶语中伤,吴杰臻听过太多。双方感情好的时候,“你不用出去工作,我养你”,听起来既甜蜜又有安全感,然而一旦走到离婚的地步,剧情就开始完全反转。在当事人感情遭到沦陷时,如何保护好他们的合法权益,能不能给婚姻构建一个安全的框架?吴杰臻在网上打开了婚姻法的普法窗口,他想让更多人不再受到婚姻的伤害。

    家庭主妇离婚案,结局一般都比较坎坷

 

    吴杰臻代理的离婚案件,有65%以上的当事人是女性,其中有一部分还是家庭主妇。“她们有一个共同特点,脸色苍白,眼袋比较深,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过觉的样子,精神状态差,情绪会失控,讲着讲着会哭起来,而且眼睛不能聚神。”在吴杰臻看来,家庭主妇的生活随着婚姻的破裂开始逐渐崩塌,她们的眼中,是一种看不到未来,前所未有的迷茫状态。

    吴杰臻见过一对结婚九年的夫妻,女方在结婚前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在行业内小有名气,还拿过一些设计类的奖项;结婚之后,由于两个孩子的出生,她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照顾孩子,所以放弃了服装设计的工作,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男方没有照顾家庭的后顾之忧后,便开了一家工厂做起了生意,赚了不少钱。离婚时,女方只知道他们名下有两套房子,关于工厂的生意情况、家里有多少存款、男方的银行卡号,所有与钱相关的事情,她都没什么概念。

    显而易见,这种案子做起来很被动,却也是许多家庭主妇离婚案件里最典型的情况。

    和吴杰臻预想的一样,男方很不配合资产调查,只提供了离婚前一年的收入记录。“我们向法院申请调取工厂在税务局登记的资产负债表,发现工厂的现有价值还不如一套房子值钱,我们想委托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但是工厂方面不提供任何原始财务资料,导致评估无法完成。”

    尽管吴杰臻主张分割男方的工厂,但是工厂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他心里也没底,而女方认为男方赚了很多钱,不仅要取得两套房屋的产权,还要求男方每月支付2万元的抚养费,她认为这是对自己和孩子最基本的保障,也是应该分得的财产。

    双方互不相让的态度很容易让一场离婚官司走入死胡同。吴杰臻觉得女方态度坚决的主要原因是,她认为自己为了家庭牺牲了事业,离婚之后自己的无形资产不仅一下子清零了,想要重新回到行业里,发现自己已经过气了。

 

    女性该不该为家庭牺牲事业,做家庭主妇真的不好吗?类似的灵魂拷问,许多人在网上给吴杰臻留言,向他寻找答案。

    “家庭主妇不是个职业,不受劳动法保护,而且婚姻法对她们的保护也是缺失的。在这起案件里,夫妻之间的财产知情权无法得到保障,而且往往从事家务劳动的一方,既无法公平地分到婚姻的共同财产,也无法在离婚后分到另一方的无形资产,家庭主妇的地位很被动。我们所有的婚姻案中,家庭主妇的离婚案是最难打的,结局一般都会比较坎坷。其实有一些被离婚的女性是很优秀的,只不过她们为了家庭放弃了事业,人生就这样被耽误了。”

    妥协解决不了家暴

    还有很多女性,在婚姻生活中的处境就像是抱着孩子在跨栏,摔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自己爬起来,默默承受一切疼痛。在家暴案件里,吴杰臻觉得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有一个长期被男方家暴的当事人找到吴杰臻,向他咨询离婚的事情,结果双方之间反反复复纠缠了半年还没有离掉。每次女方一提出离婚,男方就百般向她求饶、道歉,保证以后一定不动手了,还劝说女方父母和自己站在一队,劝她放弃离婚的念头,甚至动员孩子不要让妈妈离婚。看着在动荡婚姻中成绩一落千丈的孩子,很多女方都会心软、妥协,然而下一次,家暴事件还会继续上演。

    “每被打一次,她就向我求救一次,有一次她发短信给我:‘救命,救我’,我就知道出事了,让她把自己的定位发过来,也打了电话报警,还有几次大半夜出事,我和同事都急忙赶了过去。”吴杰臻同情那些被家暴的女性,想用法律去保护她们,可是当他询问对方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婚时,对方就又没有消息了,这种迟疑,让他感觉很无奈。

 

    家暴事件近几年频频发生,然而真正能够站出来的女性却很少。

    吴杰臻说:“暴力关系下的婚姻,女方往往会为了孩子选择隐忍。”她们的妥协,也不断冲击着吴杰臻的职业观。他认为远离家暴最好的方法就是处理好第一次家暴。当对方第一次施暴时,如果事后悔过、道歉,必须以书面形式记录下来,要是对方再犯,就必须当场报警。如果婚后才发现对方有家暴倾向,除了留好证据之外,还要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万一走到离婚的地步,还可以有能力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对自己、对孩子也是一种保护。

    婚姻中可以谈感情,但离婚时却要讲法律

    婚姻是人生会面临的重大命题,但是天长地久筑起的承诺有时候并不牢固,不少婚姻在柴米油盐中走向了末路。当婚姻走到尽头时,如何分割财产成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吴杰臻办理过一起涉及离婚财产分割的案件,小两口结婚后,男方父母全款为他们置办了一套住房,房本上只写了男方的名字。按照当时婚姻法的规定,无论写谁的名字都属于共同财产。因此女方不但没有介意,反而觉得自己在这段婚姻中是“受益者”,心里很踏实,主动承担了所有的家庭事务。

    结婚三年左右,女方在广州买了套商铺,大部分钱是父母和姐姐一起出资的,但购买合同上写了夫妻两个人的名字,这也为离婚时财产分割埋下了隐患。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后,写有男方名字的那套房子成为男方个人所有,而女方婚后购买的商铺却是夫妻两人共同所有。

    女方找到吴杰臻,觉得自己很吃亏,她说男方什么家务活都不管,大量时间都在忙工作,收入从每月几千元到每月五六万元,还升职为公司高管,对比自己停滞不前的惨淡事业,内心很不平衡。再加上当初男方名下被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子被划分为男方个人财产后,矛盾就更加激化了。“说好的共同财产怎么变成了你一个人的了,你一分钱没有出的商铺凭什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共同财产?”女方连连发出抱怨。

    “在传统婚嫁观念里,男方提供房子的婚嫁模式,会自动被视为男方贡献较大,在日后的夫妻生活中,女方往往愿意承担更多的家务劳动、照顾孩子,因此投入事业的时间自然而然会减少,不利于事业的发展。”这起案件不仅涉及婚姻法修改之后,夫妻双方财产权益如何分配,还涉及女方在婚姻中承担大量劳动之后,是否影响了事业的发展,这部分损失在离婚时能不能得到补偿?传统婚嫁观念与法律之间产生的冲突,也让吴杰臻对这起案件印象深刻。

    在婚姻生活中可以谈感情,但离婚财产分割时却要讲法律。这个案子最终的调解结果是,男方一次性支付了100多万元抚养费,放弃分割女方的商铺,而女方也不能分割男方名下的房子。“这种结局,男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如果男方咬住财产不放,不仅不需要一次性支付抚养费,还可以分割女方购买的商铺。”吴杰臻说道。

    还有一种传统婚嫁观念在吴杰臻看来也比较普遍,男方负责买房,女方负责装修或者买车,这种婚嫁模式导致大量的房子只写了男方的名字,购房款也一般由男方父母提供。因此在离婚时,女方要么分不到财产,要么分到较少的财产,原因是女方虽然出了装修款或者是买了车,时间久了,装修旧了,汽车损耗了,也就减值了,即使这些费用与男方首付买房的价格差不了多少,但最终都不如房子值钱,很多人在结婚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打离婚官司像是在打一场逆风球

 

                            吴杰臻获评微博十大影响力法律大V。(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为女性打离婚官司,就像是在打一场逆风球,如果风向比较顺,或许能有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吴杰臻也遇到过这样的案子。

    男方是富二代,喜欢泡吧,每个月的娱乐支出高达十几万元,不高兴的时候还会家暴女方。结婚后,男方有一套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产,离婚时女方想分割这套房子,但是男方态度坚决地说:“这个房子你一分钱都别想要到,我要让你净身出户。”

    “后来我们发现这套房子的购房款全部来源于男方的姐姐,婚后还贷也是由男方姐姐每月汇款给他,男方表示房子是姐姐买的,只是挂在自己名下,自己并没有什么经济实力,还提交了自己在一些贷款平台中高达100多万元的贷款记录。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女方面临的结果可能是不仅房子分不到,还可能背负一些夫妻债务。”吴杰臻担忧道。

    不过女方的说法完全不同,她表示房子是男方在家族生意中的收益所购买的,只不过因为男方管不住钱,家人不放心,于是男方的收益由姐姐暂时保管,按需转给他,因此购买房子的钱并不是姐姐出资的,房子也并非是姐姐挂在男方名下的。

    这种复杂的关系在庭审中争议很大,吴杰臻说:“第一次起诉时男方以夫妻双方感情没有破裂为由不主张离婚,然而在之后的婚姻生活中,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改善,反而矛盾越来越深。在我们提起第二次离婚诉讼时,男方又以孩子还小的名义不同意离婚。”

    一方想离婚,一方不想离婚,案件陷入了僵局。后来吴杰臻和团队律师做了大量的工作,同时也从情理和法理上向女方分析了利害关系,最终双方调解离婚。

    在吴杰臻看来,夫妻之间没有感情了,长久下去只会变成怨偶,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也只会无限放大对方的缺点,就像刺猬一样,离得近了很容易伤到彼此。而离了婚,两个人只以孩子父亲母亲的身份相处,只需要关注对方对孩子好不好、尽不尽心,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打破思维误区,建立安全的婚姻通道

    在婚姻法领域执业七年,吴杰臻的团队每年处理的离婚案件有上百起,他对离婚率逐年上升这件事有切身的感受。“我接过一个深圳当事人的离婚案,做了两年,好不容易离婚后,他表妹也要离婚,再过两年,当年离婚案的证人也要离婚,接二连三找到我们。我也曾经见过一栋楼,十户人家有九户是离婚的。”

 

    很多时候,见得多了,吴杰臻也会在情感上与当事人产生共鸣。怎么能够帮助陷入婚姻困境中的人,让他们可以打破思维误区,为他们建立安全的婚姻通道?吴杰臻找到了更宽的路,他把网络变为了一种交流空间,把自己的执业经验和一些困扰粉丝的法律问题都写在了网上。“这个事情不能这么做,这个决定有风险……如果我知道这里面有陷阱而不去说的话,我的内心会过不去。”

    利用网络的渠道讲出来,吴杰臻打开了自己和外界相处的系统,只要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什么新的消息,马上就有粉丝留言或者转载,遇到大家特别关心的话题,阅读量立刻就爆。他每天可以收到上百封咨询和求助信,有一些网友说:“啊,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离婚”,还有大量的声音喊着不婚不育保平安。

    面对徘徊在婚姻边缘,或者是一些想要步入婚姻的粉丝们,吴杰臻在他们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一种焦虑,许多人其实不是不想结婚,而是内心感到害怕,害怕自己前脚刚踏入婚姻的殿堂,后脚便迈向了婚姻的坟墓。

    缺乏安全感,这是吴杰臻的总结,他甚至见过一种吐槽,有粉丝去相亲,男方直接问女方收入是多少、有没有公积金、有没有房贷,因为男方早背负着沉重的房贷,需要找一个没有房贷的女方和他一起还贷,他害怕双方都有还贷的压力,生活难以维持下去。

 

    在微博中写下这些现实问题,吴杰臻也听到过一些反驳的声音,说他只是想带节奏,无端挑起婚姻中的对立,想让更多人离婚。不过他却认为,把婚姻中的法律风险提前找出来,增强法律意识,既是保护自己,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好婚姻,这是一种安全的婚姻关系。

    从20194月开始,吴杰臻有三个月的时间不接任何案件,他彻底将自己放空了,他将自己办理过的案件、了解到的有关婚姻的故事,还有对婚姻法领域的思考写成了一本书《好的婚姻,要守护财产和爱》,这本书豆瓣评分9.0,被推选为“婚前必读”。

    有的网友说看了吴杰臻的书都不敢结婚了,有的网友说幸好在结婚前遇到了这本书。作为网红婚姻法律师,对吴杰臻来说,他写这本书的原因,是想把那些涉及婚姻领域的坑都讲出来,让大家可以越过那个坑,为自己的婚姻上一道法律险。他常说:“我不是来歌颂美好的,也不是来散播焦虑的。我讲黑暗,是希望你们遇到它的时候不会束手无策,需要凝视的深渊,我都帮你们看过了,该走的路,你们走好。”

 

 
分享到:
上一篇: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杰臻律师被评为第六届当当影响力作家
下一篇:我为何专注于诈骗犯罪案件辩护及团队建设

粤ICP备18013404号-1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 预约电话:020-3781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