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语言选择:中文简体
首页>金牙大状论坛>详细信息
01
【金牙大状论坛】律师间“跨所合作”应从“面对面沟通、合作办案”开始
来源:  点击次数:705  作者:

金牙大状论坛“关注中国司法热门话题系列论坛”第六期之

“中国顶尖刑事律师团队与合作联盟”话题之

发言稿

 

律师间“跨所合作”应从“面对面沟通、合作办案”开始

 

主讲人: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毒品犯罪研究与辩护中心主任、金牙大状律师网核心律师

黄坚明

 

 

律师专业办案就是最好的营销。律师同行持续转介绍案件,那是律师最可靠的案源,也是律师综合能力的体现。就我本人而言,除了本所内部的合作案件外,这几年所外律师同行转介绍的案件越来越多,相应的业务创收也逐年提高。基于此,我认为:与“万金油”或“人脉至上”的律师、律所不同,专业律师、品牌律所之间的跨所合作势在必行。因了解而信任,因信任而转介绍案件或选择合作办案,这应是专业律师之间“良性竞争、共同进步”的合作共赢模式。但专业律师之间应如何开始“了解彼此、信任彼此、推介彼此和共同合作办案”呢?我相信除了“以文会友”方式之外,还应有更好的模式。这也是我们今天这么多专业律师,共聚一堂的原因所在。

一、我本人醉心“刑辩”、“毒辩”之历史渊源

其一,在是否选择做律师的问题上,我早在读研期间已“一裁终局”,不在犹豫。

其二,在选择做“万金油”律师或专业刑事律师之间,我于2011年便作出抉择,加盟金牙大状律师团队,根本原因是自认为追随金牙大状王思鲁律师,自己才更有机会成为大律师,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其三,尽力融入金牙大状律师团队之后,我接连参与办理了浙江宁波“地沟油”案、广东肇庆“血拆”案、朱某被控三宗重罪案、深圳德某公司被控骗取出口退税款数亿元等诸多大要案。至此,我无悔走自己的“刑辩”之路。

其四,正因为参与办理了上述诸多大要案,后面我才有机会接受当事人委托并成功办理了李某宏涉嫌贩卖260公斤毒品案、吴某某涉嫌走私相当于1.87吨海洛因毒品案等毒品案件,业务重心由“刑辩”逐步聚焦为“毒辩”。

其五,此后“毒案”不断,创收占个人收入“大头”,所办毒品案件辩护效果不错,自己也愿意醉心研究,律所便选择我担任金牙大状毒品犯罪研究与辩护中心主任一职。如:我们正在办理的台湾蔡某某被控贩卖、走私冰毒96公斤一案,又是一起错综复杂的毒品大要案。

以上所述,均属我个人的“肺腑之言”,希望对期望做律师的法学院学子,或意图转型做专业化律师的同行有所帮助。


二、律师之间“合则共赢”,“斗则双输”

我用两个真实案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案例一:台湾蔡某某被控贩卖、走私冰毒96公斤一案。

具体案情这里不展开。此案,我和周峰剑律师介入之前,已有4名律师被解除委托,原因应是办案效果不佳,办案不专业。我们介入此案后,撰写的辩护词长达96页,加上质证意见、调查取证申请书、情况反应函等各种文书共超过130页。由此可见,该案绝非“无从下手”的“铁案”。此案中,我们收取的律师费比上述的四位被解聘律师总律师费要高,但我们的付出和法律文书成果,起码是之前律师的十几倍,可谓“一分钱,一分货”。

刑事律师办刑案,目的是为了追求“名利双收”和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并从中赢取当事人的肯定和信任,找到自己职业的存在价值。但上述的四位被解聘律师,收取的律师费不高,所起作用有限,且因耽误“时机”而被当事人及其家属“不认可”。反之,其完全可以选择找专业毒辩律师合作办案,最终收取不菲律师费,并从中提升自己的辩护能力,不至于出现“坑人害己”的双输局面,这可谓“痛惜之极”。

案例二:肇庆的赖某某被控非法制造毒品案

此案涉案毒品重达40公斤,当事人赖某某被一审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二审阶段我和梁栩境律师接手此案,案源是同行转介绍来的。我们看了卷宗之后,内心很无奈:一审阶段当事人坚持不认罪,结果却是他律师替他“认罪”了。现在,当事人对他之前的辩护律师仍“愤恨不满”。二审阶段,我们坚持为他作无罪辩护,结果是广东高院裁定发回重审。此客观事实,足以说明此案有无罪辩护的重大空间。发回重审阶段我们继续为他作无罪辩护,案件尚未作出判决。在发回重审阶段,我们对同案犯的辩护律师也很“不满”,其在庭审中,核心辩护意见就一句话:我尊重当事人的自我辩护意见。

对此,我们深感无奈:高院发回重审的裁定书中写得清清楚楚: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此案的辩护律师怎么能主动“放弃辩护”呢?放任当事人自我辩护呢?某些刑事律师,难道除了“勾兑”就别无所长吗?且其“放弃辩护”的做法,明显是“损人(我的当事人)不利己(他的当事人)。

我专研刑事辩护十多年,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就是因为诸多案件的当事人及其家属的持续信任和委托。因毒品案件允许办案机关“推定”当事人主观上明知,且缉毒民警破获毒品大案容易“立大功”,使得司法实务中容易出现“错抓无辜者”的情形,容易出现缉毒民警将“主观上完全不知情、被蒙骗者”错误认定为“大毒枭”的情形,而这恰好是我们毒辩律师的辩护空间所在。我们办理的上述李某某涉嫌贩卖260公斤冰毒案、吴某某走私相当于“1.87吨海洛因”毒品案等案件都属于这种情形。


三、专业律师应主动“走出去”,彰显自己的刑辩特长和成功案例背后的辩护技能

这几年,我在专业律师微信群分享案例或点评其他律师授课几十次,其中在张元龙律师创办的中南刑辩群主讲的次数最多。此外,我还被云南杨俭、孙洁健等律师创建的中华毒辩联盟,任命为中华毒辩联盟广东负责人。同时,我还是广州律协普刑委的委员。以上这些,都是我这些年“走出去”的尝试。确定无疑的是,越来越多律师同行,知悉我是专业刑事律师,专攻毒品犯罪研究和辩护领域,也越来越多的律师同行向我转介绍刑事案件。实践出真知。为此,我本人越来越认可专业律师、品牌律所主动“走出去”的做法。

综上所述,个人观点:专业律师,品牌律所,应勇于“亮相”,勤于公益分享,乐于与同行“面对面沟通”,在执业理念和执业技能方面“深深地了解彼此”之后,同行之间才能信任彼此,选择合作办案,并在同台竞技中“共同进步,合作共赢”。


 

分享到:
上一篇:【金牙大状论坛】浅谈刑事辩护的专业化、精细化与品牌化
下一篇:【金牙大状论坛】关注中国司法热门话题系列论坛第六期之中国顶尖刑事律师团队与合作联盟

粤ICP备18013404号-1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 预约电话:020-37812500